中二病傳人

這是我第一次寫文如果寫的不好還請見諒,這次想先以宗三的歷史為題材這篇以後還會有後續如果不介意文筆爛的話請繼續看下去。
角色有ooc的可能性
這篇描述的是太刀宗三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ㄧ
夜色之夢01

「義元大人您多注意點吧。」眼前這位穿著著戰袍的武將正是宗三現在的主人【今川義元】明明要準備開戰攻打織田家了但眼前的男人卻在玩弄著手中的菊球毫無有戰爭前警備的樣子,「宗三我說你也未免太過擔心了,我只要在打贏這一戰天下就會是我的了,在說織田信長有什麼好怕的,兩萬五千人還打不贏織田家那些人?」這男人非常有自信。
當日的夜晚連戰都還沒開始打他都已經開始喝酒慶功了,夜幕低垂之下義元本營中毫無要開展的緊張氣氛,反倒有著舉杯品嚐著美酒與一些喝醉了開始在跳舞的士兵,歡樂的氣氛與濃烈的酒味迴盪在這滿天星空的夜幕下,但危險的氣息也逐漸逼近這張灯結彩但毫無防備的本營中,宗三獨自一人坐在今川義元身邊看著他所信任的主人舉著酒杯喝的醉爛如泥的樣子,雖然心中還是為對方擔心著明日的戰役但是對方這麼有信心也是只能相信了,但是宗三也被他那主人灌了不少杯酒現在還有點頭暈,不知道是因酒精讓自己產生幻聽還是怎麼樣宗三彷彿聽見了棚子外似乎有些細微的聲音。
不會是幻覺吧 ㄧ
宗三不放心的走到了棚子外察看著聲音的來源,但是非但沒有看見任何人影棚內的上一秒還正歡騰的聲音下一秒立馬變成了士兵們的慘叫聲,「義元大人!」宗三手握著本體急忙趕到了因剛剛的突擊還沒清醒過來的主人身邊,「義元大人,請趕快殺出一跳生路逃走吧。」將自己的本體奉獻給眼前的這位大將,宗三堅信著如果是義元大人的話一定能找出方向重振的,他就是這麼的堅信著他的主子,他相信著如果是這位主子一定會有辦法的,但這些想法在下一秒全部都幻化成現實中自己眼前的畫面,被士兵的鮮血所染紅的土地,原本乾淨純淨的清酒變成了被血所汙染的紅酒,不在有被砍殺之人所傳出的哀號聲反倒是有著死亡的沉靜與死像慘狀的屍體,這些都還不是讓宗三最震驚的讓宗三嚇的目瞪口呆的是剛剛還在說著沒問題的人兒在自己眼前頭顱被銳利的刀鋒砍斷,頭顱落在被血噴紅的土地上身體卻還是維持著上一秒準備拔刀的動作,主人溫熱的鮮血染滿了宗三的衣服與白皙的臉頰,但是宗三彷彿覺得
好冷 ㄧ
為什麼那麼冷 ㄧ
一定是因為是刀的關係才會這樣的吧 ㄧ

「義元大人!」安靜的夜色中傳來了一把抱著主人頭顱的太刀淒厲的喊叫,已經分不清楚是淚水還是讓自己感覺到冰冷的鮮血,宗三左文字在心中留下了一個再也無法抹滅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