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傳人

论校园奇怪的宿舍分配02.(下)

这次带了蛮多cp在里面的,虽然都只有一点点(抹脸)
此篇的温赤是已经在一起的情况,但温赤故事以及雁俏到底做了什么,看来是要开番外篇了
------------------------

前往澡堂的路上可说是非常的和平,或许是因为有默苍离在,所以师兄两人一路上出了偶尔的斗嘴外都很安分,苍越孤鸣本来就不会随意挑起纷争,而公子开明看一路上也是没什么安分的一直活蹦乱跳。

原本以为今夜就这么平安渡过,冥医为此暗自高兴了一下,看来能剩下几瓶氧气瓶,抱着这些许的愉悦去打开了澡堂的大门,但也同时看到了四个熟悉的身影早已经先到此。

“默苍离,你可真是让我们久等了啊。”泡在澡缸内的温皇抬起手来打招呼道。

“虽说时间久了点,但为了此计,我能等。”竞日孤鸣身上还挂着些许泡沫的朝着默苍离笑望去。

“......我的氧气瓶呢?”只见默苍离的脸色逐渐黑了几分,再快无法呼吸的一瞬间,三罐氧气瓶立即出现在默苍离眼前。

“苍离啊,你这样我真担心你等等会不会泡到昏倒。”冥医轻拍着默苍离的背缓声道。

“俏如来,你慢了0.01秒。”
“师兄,你刚刚差点滑倒,别以为我没有看到。”

师兄弟两人还在斗嘴,眼看俏如来快要拿起大佛珠,一个身影已经篡过两人身旁朝着澡缸奔去。

“落鸡翅,你跟俏如来是打算穿着衣服洗澡是吗,你要玩湿身秀露身材也不是这个样子的。”站在澡缸旁的公子开明吼道。

师兄弟两人这才意识到刚刚急着给师尊递氧气瓶,自己衣装都还未脱去,对视了一眼,并感受到了师尊传过来骂着“愚蠢”的眼神,默默放下手边的东西跑去脱衣。

说到身材,果然是让男人在意的东西啊,神蛊温皇思索着,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身材,身材不错,挺满意的,对自己的身材评鉴完毕后,神蛊温皇开始观赏评论起他人的身材。

竞日孤鸣虽然平时穿着毛皮大衣的样子看起来挺大只的,但脱下毛皮大衣后反到人瘦了一圈,默苍离就更不用说了,整天熬夜玩手游让他变得比竞日孤鸣看起来更加消瘦,果然跟这两个人比还是赤羽信之介更引起神蛊温皇的挑战欲。

眼球一转,神蛊温皇开始打量着正在冲澡的赤羽信之介,相比前面两个的身材更加壮硕紧实,虽然肌肉线条没有很明显但身材曲线却是十分好看。

感受到了盯着自己的视线赤羽信之介不禁打了个冷颤,大概能想到是某个人的视线,往神蛊温皇那里看去,虽然水雾让人很难确定那双小眼睛到底有没有睁开,但看到那人朝着自己有些欠揍的笑了起来,还招着手要自己过去,赤羽信之介忍着将肥皂丢到他脸上的冲动缓缓起身走了过去。

“赤羽老师不一起来泡吗?”语毕,神蛊温皇刻意往旁边挪了个位置,只听到赤羽信之介哼了声并踏入澡池。

感受到那视线还未从自己身上移开,赤羽信之介皱起眉头朝着身旁的人问道“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唉,赤羽老师的身材这么好,让温皇多看几眼也不行吗?”那人缓声道。

“哈,难道神蛊温皇对自己的身材没有信心?还是认为我的身材胜过你?”斜眼看去,神蛊温皇的笑容仍然不减,不如说是更加灿烂,这让赤羽信之介开始对眼前的人警戒起来。

“男人是最受不起挑衅的生物,赤羽老师这是在邀请温皇一同坦诚相见比较比较吗?”语毕,神蛊温皇的手搭上了赤羽信之介的肩膀,刻意压低了音量在对方耳边道“反正明天没课,温皇不介意今晚与赤羽老师切磋一番。”

“神蛊温皇,你!”推开了倚在自己身上的人,并立马起身捂住耳朵吼道,此时赤羽信之介相信自己的脸颊发烫绝对是因为室温的关系。

“小苍狼,你别看他们那里了吧,会学坏的。”享受着侄子替自己刷背服务的竞日孤鸣说道。

“好的,千雪叔叔没有跟祖叔叔一起来吗?”虽然叫这个人祖叔叔,但其实对方并不老,相反的,对方还算是十分年轻,而且还长得很好看,苍越孤鸣仔细刷着对方的背说道。

“说到小千雪我就气啊,也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喝酒了,打了电话也都不接。”竞日孤鸣叹了声气后转身轻拍着侄子的头说着“果然还是小苍狼比较孝顺啊,还会来帮祖叔叔刷背。”

“或许千雪叔叔在忙也说不定。”任凭竞日孤鸣揉弄着自己头发笑道。

“唉......真的是好无聊,非常无聊,超级无聊啊,只有本策君在这里看着他们闪这样对吗?”看着双双成对的人,公子开明不禁叹道,早知道就找隔壁鬼飘伶一起来了。

“落翅仔!俏如来!你们脱衣服是脱到羽国去了吗?”按耐不住寂寞的公子开明朝着外面的更衣室大声喊道。

无人回应,正当公子开明要起身出去看看,一阵声响,只见门一开,上官鸿信将俏如来压在地上,引得澡堂所有人的视线。

“原来俏如来你一直不接受我家凤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落翅仔原来你跟俏如来是这种关系,但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的很不妥,非常不妥,十分不妥啊,在不起来,小心你们的师尊又会无法呼吸了啊!”
“默教授,看来你两个徒弟关系不一般,难不成是有样学样?”

“不必解释了,你们两个回去都给我写出今日犯的错误,在罚抄一百遍。”看着两个徒弟一脸冤枉的神情,默苍离觉得这里的氧气似乎又快不够用了。

冥医见此快速的将默苍离扶离现场,经过还在门口罚站的师兄弟还不忘小声说了句“你们......加油吧。”

待默苍离走后竞日孤鸣也起身准备离去,经过两人时还不忘给个和善的笑容,而扶着祖叔叔的苍狼经过时也不忘道"你们快去洗澡吧,小心别感冒了。"

“看来我以前真的误会了啊,既然是这种关系就早说,要独处的空间就说声,让本策君为你们的兄弟情,掌声鼓励!”公子开明笑的十分开朗,还不忘给了点掌声,并在上官鸿信要拿出断云石的前一秒变赶紧跑出门。

见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赤羽信之介起身拍了拍俏如来的肩并正经道“俏如来,我永远都是支持你的。”留下这句话以及还在思考是不是连赤羽都误会的俏如来,直接离去。

“温皇也就不多留打扰了,但如果走不下去的话,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考虑凤蝶。”跟随在赤羽身后的温皇接着道,并也一同离去。

“......”
“俏如来,这就是你身边的友情吗......”
"师兄,你就少说两句吧,这次的悔过书要写多久你知道吗?"
"......"

两人都是聪明人,赶紧洗完澡后准备回去赶紧写悔过书,以及想好怎么应付以后众人的视线。

------------------------
“话说你们两个打算等他们吗?”赤羽信之介手拿着一瓶冰牛奶问道。

“不用不用,跟他们两个回去的话本策君怕是会被闪死,而且刚刚我那样,在等他们两个等等落翅仔又会拿出断云石来陪本策君打棒球。”

“但......只有俏如来有带钥匙......”收拾好东西的苍越孤鸣缓缓开口道。

"小苍狼,我记得你明天没课,你来陪祖王叔回去一趟吧,今天也就直接在本家睡了吧。"竞日孤鸣挂掉了手中的电话说道。

“......”只见公子开明默默拿起手机,播起一通电话,待另一方接起电话后急忙道出一串"阿飘!有个很紧急,非常紧急,超级紧急的事情,今晚睡你那里,到时候在跟你解释!"随后非常流畅的将电话挂断。

论校园奇怪的宿舍分配02.(上)

这篇有些许的杏默,没想到要分两篇写,虽然拖了一下,但下一篇就会让他们遇到了qwqq

------------------------

虽说宿舍的分配令人有些头疼,但俏如来还是决定借用一下师兄的名言【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宿舍不怎么如意没关系,因为自己的大学生活根据以往的经验自己不是被师尊出的功课压的几乎都在图书馆住下,或是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又会被拖去帮忙处理其他事物,因此自己回宿舍的机会可说是少之又少,正在为论文做结尾的俏如来心想着。

打完最后一行字,反复确认过大致上无误,将档案传送给了默苍离,等待到确认传送出去后俏如来这才将电脑关机起身回宿舍,想着将功课完成了大部分后心情不禁也开始轻松了起来。

但这些心情到了宿舍后全都化为云烟,原本宿舍四人正在做着各自的事,直到一封讯息打破了和谐的气氛。

“由于一些问题,10分钟后即将停止共水。”

四人手机不约而同的显示了这条讯息,四人缓缓站起。

“虽然会破坏俏如来与各位之间的情谊,但是不得如此,对不起了各位。”
“哈。俏如来你还是那么的天真,你认为你能做到吗?”
“不愧是默苍离教出来的学生啊,所为的塑料兄弟情就是你们两个,但是————我也不会轻易让步。”
“苍越孤鸣,承让了。”

紧张的气氛,寂静的环境中对望的四人,每个人都怀着各自的心思等待对方的动作,一分钟过去,只见公子开明纵身跳起朝着宿舍中唯一的浴室方向奔去,眼见就要得手,忽然的一球朝着公子开明的后脑飞去击倒对方,让公子开明的脸与地板来一次亲密接触,而击中公子开明的球上还写着大大的【断云石】三个字。

上官鸿信的运动细胞可说是人人皆知的好,只见他手中端着两颗不知道哪里来的断云石居高临下的看着地板上的公子开明“你以为这样就能胜过我吗?愚蠢的想法。”

“上官鸿信,你这是打算正式挑起战争了?”原本还想着留一手的俏如来看到了上官鸿信的动作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眼神不带任何惋惜的看着地板上的公子开明缓声道。

“俏如来,尽情的猜测我吧。”语毕,上官鸿信手中的断云石朝着苍狼的方向飞去。

只见苍狼一个侧身闪过了攻击,随后趁着断云石反弹时加上一掌为断云石改变了航道,随后立即冷声道“看在你是俏如来师兄的面子上我不与你出手,但苍越孤鸣不介意一战。”

“想挑衅我,这样还远远不够。”上官鸿信双眸眯起,对上苍狼投射过来的目光说道。

“那......”苍狼话刚起就马上被一个声音打断。

“挑衅你个大头鬼啦!落翅仔你这样搞偷袭你说道德吗!”公子开明不知何时站起,手中拿着被他称为【降妖宝杖】的铁杖,将刚刚偏离航道与落在他身边的两颗断云石打回去。

一颗断云石朝着上官鸿信的方向飞去,只见上官鸿信一个侧身躲过了断云石的攻击,另一颗则往俏如来的方向飞去,见俏如来不慌不忙的念出“止戈流,开阵。”

顿时,球被切成两瓣击落在地上,俏如来手握默苍离所赠的墨狂,看着宿舍中的人,四人又再次打起。

不知闹了多久,一阵敲门声唤醒了战斗中四人的理智,门外传来了熟悉的男音“我进去啰。”

冥医打开门时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战争后的房间没有一处是整齐的,就如那四人各各都已经衣襟不整,跟在冥医后面的默苍离抬头看到这幅场景,顿时又感觉到了呼吸困难。

看着快要喘不过气的默苍离,冥医立马拿起了随身携带的轻便型氧气罐给对方,并看着房间内的人叹声道“学校停水,正要问你们要不要一起去澡堂洗澡,结果你们怎么搞成这样了?”

对了,还有澡堂。

四人默默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师兄弟两人瞬间思考着自己怎么忘了还有这东西,让师尊无法呼吸,犯了如此大的错误,而剩下的公子开明与苍狼一同决定愉快的跟去澡堂。

---------------------

“所以,停水了你们打算怎么办?”刚回到教师宿舍的赤羽信之介看着还优闲躺在沙发上与贵妃椅上的两人问道。

“赤羽老师你终于回来了啊,我们可是等你很久了啊。”躺在沙发上的温皇手中拿着扇子缓声道。

“我一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贵妃椅上的竞日孤鸣也一同说道。

“你们两个又打算做什么?还有默苍离人呢?”赤羽信之介看着两个躺着的人不由的皱起眉头。

“唉,赤羽老师别这么说啊,温皇一向以诚待人,想邀请赤羽老师与我们一同去澡堂洗澡啊。”说完,温皇满脸笑意的看向贵妃椅上的竞日孤鸣。

“至于默苍离嘛......”竞日孤鸣笑的一脸高深莫测的拿出一张从默苍离房间翻出来的澡堂广告,"他与冥医一同出门洗澡去了。"

不用说也看的出来这两个人是想拖自己一同去澡堂闹一闹好不容易与冥医独处的默苍离,但想着既然能洗澡又何不跟去呢,于是三人也一同起身准备往澡堂出发。

论校园奇怪的宿舍分配01.

之后可能会带一些cp向,这篇四智出没一点点而已,之后四智会有更多戏份的。

------------------------

暑假很快的就过去了,大学生们也准备回归学校准备开学。

此时俏如来手提着住宿的行李按照学校所发的房号找寻着自己未来的住所,听说这次学校为了促进各个地区学生之间的感情而刻意做了一些住宿上的调整,当初收到这个消息时俏如来并没有想太多,毕竟多认识一些人总是好的,俏如来就这样抱持着这样愉快的心情找到了自己的宿舍。

一开门,先是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活蹦乱跳的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待那个身影发现站在门口的俏如来时,才看清那人正是原本在魔世楼的公子开明。

“终于,总算,还好,有人了,也不知道是本策君我早来了还是怎么样,等了好久终于有人来了,在没有人来我还以为还在暑假,但没想到会跟俏如来你成为室友啊!” 公子开明终于停下了身影看着门口的俏如来说道。

“目前只有策君一个人而已吗?”俏如来放下了行李后问道。

“是啊,所以本策君快无聊死了,来来来,本策君来帮你把行李安顿好吧。”语毕,公子开明起身将俏如来的行李拿起往自己床边的空床位走去。

俏如来对睡哪里倒是不介意,只是不习惯麻烦他人,正要拒绝对方的帮忙时,突然一声男音打断了俏如来正要说出口的拒绝。

“打扰了。”男音源头正是苗疆楼的苍狼。

两人的视线随即都挂在苍狼身上。

“你好!我叫公子开明,是你的新室友,你是?”只见公子开明放下了手边的行李随即又跑到新室友身边自我介绍。

“我叫苍越孤鸣,请多指教,没想到在也有认识的人在这。”做完了自我介绍,苍狼的视线放在了公子开明后方的俏如来说道。

“一个暑假没见,没想到再次见面是同房室友。”俏如来以一个微笑回应道。

“只剩一个人就都到齐了,那个人是谁你们知道吗?”苍狼抬头看了看四周并顺道将行李抬进房内。

两人纷纷摇头作为回应,三人也开始各自整理着行李一边猜测着第四人将会是怎么样的人。

其实不管第四人是谁他们都是没差的,苍狼与俏如来同样保持着一样随缘的心态,公子开明则是不管跟谁都可以轻易聊起来,但其实三人心里还是默默希望是认识的人,也可以省去一些事情以及刚认识的尴尬,保持着这心思的三人也在一股大风中迎来了第四人。

这熟悉的风凉,那熟悉的鼓风机声,让三人的动作同时一愣,并很有默契的同一时间往站在门口那人看去,不出所料是上官鸿信。

原本是羽国楼的上官鸿信可是出了名的逼王,去哪里都得带着他的鼓风机到处装逼一下,而且正好此人都与房间三人都认识,并且有过一些过节。

打量着房间与新室友们,上官鸿信缓缓道出了一句话来打破空气中的沉默“愚蠢的气息,看着我做什么?”

“这不是落翅仔吗?你来晚了啊,你们羽国楼都那么不准时的吗?可惜啊可惜,床位--”公子开明回头看了看床位以及站在床边的两人,没想到的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那么问题来了,谁要跟这只大雁当上下铺呢?

公子开明将视线转向上官鸿信的师弟俏如来身上,只见俏如来微笑的拿出签,用着与平日无异的温和口气说道“抽签决定吧。”

果然人不能话说的那么快,原本想要亏一下上官鸿信的,没想到却是自食恶果的公子开明看着上铺的上官鸿信喊道“为什么是你睡上铺?”

只见上官鸿信以鄙视的目光看向下铺的公子开明一字一言的缓道“因为你矮。”

不出所料,两人开启了嘴炮战争,在他们两人对面床铺的俏如来不禁担心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

由于学生宿舍的大更换,因此校长也打算让教师们的情谊更近一步,效仿学生宿舍来一次大更换。

默苍离一进门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神蛊温皇,批改着学生论文的赤羽信之介,以及看著书配着桂花蜜的竞日孤鸣,突然觉得呼吸变得困难。